《新华日报》:深耕电力,南瑞“跟跑”变“领跑”

发布时间:2018-11-15 文章来源:南瑞

    2018年度南瑞集团22项科研成果,10月27日通过包括5名院士在内的150多位专家的鉴定,18项成果整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同一天,另有16项新产品在南瑞总部发布。

    自2015年起,南瑞每年都有几十项科技成果问世,多项成果已转化成产品,畅销海内外市场。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

    改革开放40年来,南瑞靠着清晰的创新逻辑,持续深耕电力行业,通过“跟跑”变“领跑”,从一个研究型科研机构成长为科研产业协同发展的电气行业龙头企业,在大电网安全稳定控制、系统保护、调度控制、柔性直流输电、新能源接入等领域,拥有绝对话语权。

    甘坐“冷板凳”,

    稳步走向舞台中央

    电,早已成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支撑。但过往岁月中,国外大停电事故屡屡上演。值得欣慰的是,最近20多年来我国电网总体稳定。这份“超级福利”的背后,南瑞作出了突出贡献。

薛禹胜,中国工程院院士,国网电科院名誉院长。他发明的电力系统暂态稳定EEAC理论与算法,是国际上唯一实现工程应用的量化分析方法。

    30多年前,薛禹胜带着EEAC理论与算法从比利时回国,率领团队甘坐“冷板凳”,开始几十年如一日的潜心攻关。

电网是极为复杂的人工系统,众多因素影响电力供需的瞬时平衡。“薛禹胜这项研究对受到扰动的电网进行量化分析,确定离稳定边界有多远,告诉电网调度员最优调控措施,使其回到稳定状态。”南瑞稳定公司总经理薛峰说,南瑞对薛禹胜的研究高度重视,配备团队,拨付经费,全力推动在电网中的运用。

刚开始,学术界对量化分析方法并不认同,产业界也质疑其经济效益。但薛禹胜不为所扰,坚信一点:把自己的事做好。结果,这项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很快在东北电网、华东电网等示范应用,成为我国电网运行的“稳定器”。

    我国的能源供应比较特殊,西部地区的丰富资源和中东部地区经济发展的能源需求不相匹配。这几年以长距离输送清洁能源为特点的特高压电网发展迅速,这也成为薛禹胜团队科技攻关新的方向。

“首条特高压输电线路投运,大电网安全的停电防御支撑任务更重了,我和团队感到了巨大压力。”怀着这份责任担当,薛禹胜分秒必争潜心研究。去年,世界首次特高压直流闭锁冲击试验成功,全面验证南瑞研发的世界首个大电网频率紧急协调控制系统的成功。

    有人说,电力系统是仅次于人类大脑的第二大超级复杂系统。40多年来,南瑞坚守其中最“烧脑”的领域,从引进、给国外同行当帮手、做维护等“跟跑”开始,一步步走向全球电力自动化舞台中央,成为诸多领域的“领跑”者。

    “南瑞由科研院所发展而来,科技创新是我们的基因。”南瑞集团董事长奚国富说,回望南瑞的成长历程,每一点进步都镌刻着自主创新的鲜明印记。

    在业界,南瑞与电网稳定分析控制系统一样名扬四方的,还有电网调度控制系统。

    “调度就像大脑,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全靠它指挥。”南瑞研究院党委书记高宗和说,我国电网调度从零起步,   经历从无到有、从追赶到超越的过程,南瑞人功不可没。

    从起家开始,电网调度自动化一直是南瑞的核心专业,在这一领域屡开先河:第一套国产分布式UNIX调度自动化系统RD-800,第一个地方调度SCADA系统通过实用化验收,第一个国产省调应用软件实用验收,第一套国产配网自动化主站系统问世,成功开发OPEN-2000、CC-2000、OPEN-3000等系列产品。

    我国电网调度行业有个词叫“盲调”,调度员看不到电网运行情况,只能靠打电话指挥电厂、变电站等。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南瑞引进西门子、ABB等4套系统,研究消化后自主研发成功一个小系统,才结束“盲调”历史。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原有电网调度系统短板暴露。好在2007年开始,南瑞就着手D5000系统研发。电网一旦出现异常,这个新系统会自动定位故障设备发出告警信息,并给调度员在线给出辅助策略。

    5年出成果,南瑞完成国外通常要8-10年才能完成的任务。这项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核心技术形成20多项国家及行业标准。2013年1月,国际电工技术委员会主席Klaus Wucherer参观后评价:“这是世界级的成果,是智能电网领域的巨大进步。”目前,以D5000系统为代表的调度自动化系统产品,已在国内广泛应用。

放眼大市场,

    成果转化百花争艳

    著名经济学家阿瑟说,在实现技术突破后还要不断地扩散,直至整个经济体系都能适应新的技术。南瑞,正是要千方百计把“待字闺中”的成果转化为产品。

    截至去年底,南瑞产品已在全部43个省级及以上高端电网调度系统应用,拥有全国386个地级调度系统中的296个。南瑞还成功实施巴西CCMC集控、菲律宾国调和地调、老挝国调等国际项目。

善弈者谋势。随着“传统升级、战略新兴、跨界融合”三位一体现代产业体系的确立和推进,南瑞的特高压、智能电网、市政公用、节能环保、工业控制等产业全面开花。

    继电保护系统,堪称南瑞科研产业化的典范。

    长期以来,国外公司的垄断使得我国这一领域不仅产品价格畸高,服务不及时,而且缺乏个性化服务。手握国际领先的自主创新技术,南瑞勇敢叫板国外公司。

    1990年,南瑞开始自主研制“LFP-900系列输电线路成套保护”设备并逐步实现产业化,主要性能指标一举超越国外同行,奠定继电保护技术的世界领先地位。

    几年后,大区交直流互联电网保护控制技术研究新成果又在国内广泛应用,我国电网安全稳定运行水平显著提升。

    中国企业的崛起,自主创新的深入推进,催生出我国电力自动化产业新格局:国产新技术、新产品大量装备到电网中,我国电网继电保护动作正确率由1995年的95.2%提高到99.99%,电力自动化国产设备装配比例接近95%。

今年4月,南瑞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世界首座加装全类型就地化保护装置500千伏变电站投运,这是全球电压等级最高的就地化保护装置,技术水平领先国际。

    从自主研发到“南瑞创造”,再到“南瑞引领”,南瑞品牌不仅名闻国内,国际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巴西美丽山特高压直流项目,韩国济州岛直流控保改造工程,日本东京、大阪两个城市储能变流器和SCADA供货项目,希腊150千伏GIS变电站新建总包工程……一个项目就是一个好口碑。

    构建新机制,

    发展活力竞相迸发

    创新驱动,最根本的是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最紧迫的是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前不久召开的全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暨科技创新工作会议要求,着力深挖科技资源潜力,着力增强原始创新能力,着力提升产业技术实力,着力激发创新主体活力。

    南瑞人努力用行动响应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的号召,在加快科技创新的同时,协同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创新。

    翻开我国科研体制改革史,南瑞曾是最早一批试点单位。

    “像很多科研院所一样,南瑞的前身南京自动化研究所实验室里也曾躺着很多科研成果。1984年,南瑞解放思想,率先启动科研体制改革,成为全国首批10家试点单位之一。”南瑞首席专家席平对这段历史记忆犹新,“为激励开拓市场,当时试行的方法类似项目承包,你去找市场、拉项目,单位就给奖励,一个月5元钱,当时我们一个月工资才80多元。效果太明显了,一个个课题走出实验室变成项目、变成效益。”

    让市场检验科研成果。评判标准变了,科研导向随之改变。南瑞的研发人员通过客户发现研发短板,及时修正,为下一轮研发赢得经验。

    1992年到2008年,南瑞推出“一所两制”运行模式,由此开启以高新技术产业转化为核心内容的改革,运行绩效在国家科研体制改革首批试点单位中位列第一,一批重要成果获得首台首套应用机会,奠定在我国高压继电保护、电力自动化领域的领先地位。

    一位老同志回忆说,南瑞的发展过程是不断创新体制机制的过程。2003年,国电南瑞成功上市,首开国家电网公司上市企业先河。2013年,完成对置信电气的重大资产重组,集团上市公司增至2家。去年,实现核心优质资产整体上市,资产证券化率由42%上升至89%。

    进入新时期,为让科研人员的才智更充分释放,更好促进科研成果变成产品,南瑞的机制体制创新也进入新的阶段。

    从2015年开始,南瑞实施科研团队以及个人激励机制。公司科研人员只要有新点子,集团就会给予20万元启动资金,帮助把点子变成可行方案。一年后,如果项目可以推进,则列入集团产业化培育计划,再予以100万元产业基金支持,使得纸上成果变成样机。

    几年来,南瑞已有30多个项目获得类似“天使投资”的启动资金支持,6个项目受惠产业基金进入培育期,其中城市综合管廊机器人项目已实现部分产品化。 本报记者 邵生余

    马上就评

    科技创新释放高质量发展活力

    什么是企业赢取市场的秘籍?什么是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恒久动力?南瑞集团用40多年的探索实践给出答案:聚焦科技创新、聚力产业化推进。